在上海參加全團大宣傳大調研活動的團中央機關第19調研組深入大學生“蟻族”、新SD記憶卡生代農民工、張江IT青年、拆遷社區青年、青年社會組織中發放調查問卷,進行訪談調研。調研組成員與每名青年交流訪談,都會和對方互留電話。
  “說說你們平時喜歡參加什麼活動?在上海發展,隨身碟未來有什麼打算?”每到一處,調研組的“經典做法”就是先把5名調研組成員“打亂”,再把準備了講稿的青年代表也“打亂”。傳統的“一張會議桌分坐兩邊”的形式被改變,取而代之的是每名調研組成員與若干名青年圍坐在一起“閑聊”。
  “每天工作8小時,很少加microSD班,每月到手5000多元,感覺也沒怎麼用,錢就沒了。”上海龍山鳳機器製造有限公司的技術工人周玉龍帶頭跟江西老鄉、該調研組組長郭美薦聊起工資收入這個“隱私”話題。
  調研過程中,幾乎每名在上海工作、有孩子的外來務工青年都關心孩子讀書這個話題。記者註意到,為賣屋了接觸到最普通的青年,團中央調研組此次在滬調研多次“自行安排”行程。上述位於上海南匯工業園區的龍山鳳公司就是調研組“自行安排”的調研點之一,企業老總鄒昌鳳幾乎沒有任何準備地“接待”了調研組成員。
  他把各種塑料產品的邊料、廢料往廠房裡一堆,給調研組成員一人發了一件工作服,簡單交代了一下“破碎料”工作流程後就SD記憶卡離開了現場。調研組與務工青年的交流,他也全程未參與。“我朋友交代我,啥也不用管。”鄒昌鳳說。
  這種“啥也不用管”的調研,正是調研組此行最為樂見的情況。“如果全程跟著安排走,你接觸到的青年可能還是團組織原本就聯繫得很好的那些工作對象。”一名調研組成員告訴記者,即使是“跟著安排走”,他們也儘量有所突破,儘量聊出一些“真性情”來。
  上海浦東新區一名陪同調研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這樣的調研形式完全出乎她意料。就連陪同調研的上海浦東新區團委書記陳希也在如此“真性情”氛圍下忍不住說:“搞區域化團建,團中央能否聯合相關部委發個文件,要求央企跟基層共建或者對接一下?不然我們一些基層街道團委感覺推進有些困難,畢竟街道內央企團委級別很高。”
  上海東方青年社團負責人王志偉也向團中央調研組提建議,團委搞的活動在“吸引力”上是不是還能下點功夫?
  這些建議,團中央調研組均一一記錄並當場作答:央企與基層共建方案正在制定中,“提高團的吸引力和凝聚力”是團的兩大戰略性課題之一,全團正努力“讓有意義的事變得更有意思”。  (原標題:打破常規摸實情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ua70uaktlo 的頭像
ua70uaktlo

禾吉辰企業社

ua70uaktl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